www.odhang.com
黃景瑜 長情最可貴

采訪黃景瑜的這天,上海的天氣特別好,有點秋高氣爽的意思,天空很藍,雲彩很美,低低的飄著,都發著光。雲朵被風吹著快速移動,不一會就變幻了形狀。這很像東北的天空。不知道爲什麽,就覺得這種天氣和黃景瑜很配,東北人的性格,透著直爽。坐在弄堂口乘涼的大爺扔掉了手裏的蒲扇,也呆呆望著天上的流雲,隔壁炸油條的小攤傳來濃濃的香氣,街角便利店的自動門一直開開關關,發出悅耳卻單調重複的 “歡迎光臨”,遠處有金發碧眼的外國人騎著單車經過……記憶中東北初秋的天空,和眼前濃密的上海市井生活,組成了黃景瑜的生活中曾經很重要的景象。

  收藏

黑色刺繡西裝套裝、 黑色襯衫 、腰帶、
黑色休閑鞋 Dior Homme

  收藏
  收藏

姜黃色毛呢大衣 WOOYONGMI
格子襯衫 LACOSTE
西裝褲 CERRUTI 1881
白色鞋 LOEWE

  收藏

條紋背心、條紋短袖、條紋高領、腰帶、
黑色長褲 Dior Homme

  收藏

灰豹紋毛衣 Ports
粉色T恤 LANVIN
黑色長褲 Givenchy
短靴 Salvatore Ferragamo
項鏈 Thomas Sabo

  收藏

皮毛一體皮衣、黑色雙層立領針織衫、
貓頭鷹徽章針織背心、符文織帶衛褲、
漆皮皮鞋 AUTASON BLACK

不滿足
命運總是如此玄妙。有導演評價黃景瑜進入演藝圈,“這是老天爺賞飯吃”。用東北人調侃的方式講,“這事兒沒處說理去”。
除了一點點因睡眠不足造成的眼袋,黃景瑜本人和照片裏、熒幕上沒什麽差別。他看上去有著超越年齡的成熟,臉是26歲的臉,甚至還能以假亂真演高中生,但他身上有種東北爺們的厚重和擔當。你會覺得,把事兒交給這人辦,靠譜!但黃景瑜覺著,自己還是像個小孩,小時候喜歡沒事兒拆個電視半導體什麽的再給組裝回去,現在閑著的時候也不忘買個小玩具哄自己開心。整個采訪的過程中,除了吃飯,他手上一刻都不閑著,拿到什麽玩什麽,衣架、項鏈、夾子,就地取材,萬物皆可爲玩具。聽說,和人認真聊天還能一心二用的人都比較聰明。“我覺得男生普遍比較晚熟,我覺得自己有時候還是挺幼稚的。”他自我總結道。

黃景瑜讓我想起和他年紀相仿的表弟,也是比較聰明的那一類,也是從小喜歡拆東西再裝回去,一刻也閑不住。不同的是,我那表弟像一部分東北男孩一樣,從小到大從未離開過東三省,多年來生活軌迹並沒什麽變化,人生似乎一眼望得到頭。但黃景瑜就不同了,他屬于另一部分的東北男孩,自小叛逆,年少離家,獨自闖蕩,多年漂泊,吃苦耐勞,過早地看慣世態炎涼人心冷暖。時間推移,一部分人的人生照舊一眼望得到頭,而另一部分人—比如黃景瑜,則活出了另一番光景,成爲了萬裏挑一、被人欽羨和喜愛的對象。是的,當年和他一起滬漂的同事們,一定不會想到,幾年後的黃景瑜成了家喻戶曉的明星,他們以爲江湖再見的那個人,成了“電視見、銀幕見、微博見” ,他們也許跟如今一起工作的人吹牛說,瞧,這人是我哥們,熟得很!

不磨叽
黃景瑜身上除了帶著東北爺們兒的厚重和擔當,還有言語的直接和爽快。東北人最不喜歡說話繞彎子,一句話能整明白的事兒,絕對不說兩句。這有時或許會被認爲是大男子主義,不過東北爺們兒就是這樣成長起來的,當他們還是個小爺們兒的時候,就知道身爲男子該當正義,男人是家裏的頂梁柱,男子漢從小就要學會寬厚包容。當然,耍嘴皮子講段子的時候除外,東北爺們兒也是天生的幽默好手。黃景瑜也是當中奇葩一枚—再次用東北人自己的話解釋:這是天生的,沒處說理去。

對于他人評價東北男人的大男子主義,黃景瑜這樣解釋—這話有些以偏概全了,的確有些東北男人看起來有點像“大男子主義”,但是東北男人也特別會疼老婆。大概心裏想的是,我想要對你好,我就要用自己的方式。有的其實可能算是一種執著,或者是可愛的固執吧。這得分人,跟性格有關,跟地域有很大但沒有絕對關系。我覺得在愛面前,其實很多人都是如此,有時會強勢,會想要爲對方做一些事,也會希望和要求對方滿足自己的心願。感情這種事有時候沒辦法講道理的。

不矯情,不刻意
抵達影棚前,黃景瑜沒來得及吃午飯,下午拍攝的間隙,助理爲他點了外賣,他就一邊隨便吃點,一邊和我聊天。餐點的量不小,但都很隨意,一份馄饨,一份面,邊聊邊吃,吃完馄饨時,面都坨了。黃景瑜對吃沒講究,“給什麽吃什麽”,好養活,不矯情。我說,你的生存能力應該還挺強的吧?他不改往日梗王作風:“還行,但你把我放到荒郊野外我也活不了啊。”

這些年做模特、做演員的經曆,使他最沒辦法挑剔的就是吃。雖然在上海住了很多年,他也沒有“家”的概念, 劇組在哪哪就是家。
黃景瑜很隨和,但他是個慢熱的人。一開始他自己沒覺得,但是很多導演跟他講,你比較慢熱,你適合拍比較長時間的戲,慢慢到後面大家越來越熟之後,你會給人家更多不一樣的東西,很多狀態越來越好。所以黃景瑜拍戲不急于求成,而是喜歡把自己交給導演,交給劇組,慢慢打磨出像樣的東西。

不薄情,不浪費
我問他,你是一個長情的人嗎?
黃景瑜說,算是吧,在某種程度上。我有好多小時候買的東西都留著,甚至都還在用著。比如說啊,比如說一些小首飾啊,或者說滑板啊,遙控車啊,有些可能現在已經用不了、啓動不了了,但我都還保留著。
說到這裏,他興奮地拿起自己的隨身小包,從裏面拿出一個煙盒大小的電動剃須刀給我看,說:“這是我十年前買的,那會兒還沒什麽胡子。”那剃須刀的外表已經斑駁,型號老舊,壞過幾次,被他給修好繼續用。然後他又變戲法兒似的從小包裏摸出一枚戒指,造型厚重、質樸,大概是藏銀的質地,款式基本快“古著”了,因爲並不經常戴,所以看上去缺少手掌摩擦而顯現的光澤。“這個戒指我好久沒戴了,只是會隨身帶在身邊,應該是我二零零幾年買的。”再看他的小包,純黑,樣式簡單,真皮質地,一看那許多摩擦痕迹,便知道這也是隨他南征北戰的貼身之物。他後來告訴我說,如果不是因爲身材變化太快、太頻繁,他也會留著很久之前的衣服的。
雖然並不記得買這些物品時候的狀態和心情,但能夠如此長情地對待生活中所用之物,黃景瑜的的確確就是個值得相信和托付的人。

'O:之前在采訪當中會經常說你不太習慣當衆孤獨,現在還會嗎?
黃景瑜: 現在也很難受。就是我不太喜歡被人圍觀。

'O:可是你現在的這個工作性質就是這樣的,是不可避免的。
黃景瑜: 對,但還是心裏面會覺得不自在。有這種時候你會有一種身體上的防備狀態,不安全感,表現出來的狀態和樣子就會沒那麽輕松。

'O:是什麽原因造成了你的這種困擾呢?
黃景瑜: 我覺得這個是天生的,有的人就很很喜歡也很適合在很多人面前展現自我,比如人來瘋那種,而有的人可能你把他丟上舞台,他就很有魅力,但在其他時候就不行了,就慫了。所以不演戲的時候,在其他的場合出現,我多少還會有一些顧慮的。劇組裏的人再多,大家慢慢相處熟了之後,就會習慣一些。 所以如果你讓我拍戲,我還挺習慣的,但你讓我去演講的話,我就適應不了。

'O:上綜藝節目呢?
黃景瑜: 現在就還好,沒有觀衆那種我可以,現場有很多觀衆的那種,我還是會不習慣。

'O:那你怎麽去掩飾自己的那種不自在呢?
黃景瑜: 不掩飾啊,不自在就不自在

  收藏

'O:你主演的 《荞麥瘋長》 的故事背景是九十年代,你是九零後,在九十年代成長起來的你對于那個時代有什麽樣比較不一樣的印象?可以說出一兩件特別事物嗎?
黃景瑜: 特別的事物,比如說啊農村的那個水井是壓井,那個現在很多人都不認識了對吧?很多小孩不知道有這個東西,其實就算有的人知道,他不知道怎麽用,不知道得先往上澆水才能才能壓出水來。再就是那些小玩具。還有一個梳頭用的篦子,齒很密很細的那種,過去生活條件不好的時候,人們用來刮虱子。這些東西可能九十年代就是最後一批了,以後就沒有了。

'O:從小到大你的性格有沒有發生過很大的變化?
黃景瑜: 大的轉變沒有,只有細微的一些變化。

'O:你怎樣判斷一個人你喜歡還是不喜歡?
黃景瑜: 這個沒有一個所謂的固定標准,就是一種感覺吧。

'O:那你會看重朋友身上什麽樣的特質?
黃景瑜: 如果是要長期交往的人,我希望對方是善良、真誠、直接。

'O:跟你相處最長久的朋友是多少年的?
黃景瑜: 從小學開始的話,那應該有十幾年。八歲小學上三年級的朋友。

'O:你們現在還會有機會見面嗎?
黃景瑜: 會有,但基本上一年見個一次兩次最多了。

Q:再見的時候會是一種什麽交流的模式?
黃景瑜: 這種從小長大的朋友,相處起來還是是跟小時候一樣,見了面你給我一拳,我給你一腳,互相打鬧那種。

'O:但現在你是一個公衆人物,你們之間的相處模式會有一些微妙的變化嗎?
黃景瑜: 他們也長大了,對吧?我今年26了,身邊好多同學孩子都生倆了。他們不會說因爲你是公衆人物了,就對你的交流方式會産生一些變化。我覺得可能半路認識的朋友可能會因此而疏遠,但是從小就混在一起的哥們兒,他們不管那個。他們比較了解你這個人的本質,我們之間沒有什麽距離。

  收藏   喜歡   編輯

文章更新于

提交

LOFFICIELChina

關注
推薦文章
微信資訊
Copyright 2011-2017 版權所有 Lofficiel.cn 京ICP備11047453號-3

找回密碼

獲取短信驗證碼

重置密碼

手機號碼:13514573734

輸入新密碼

確認新密碼

找回密碼

1.手機號碼已作廢獲無法正常受到短信驗證碼請聯系我們的客服人員,電話400-8899-6688

2.Email郵箱已無法正常使用,請上傳手持身份證照片

手持身份證照片
需找回的手機號碼/Email郵箱

聯系方式手機號碼/Email郵箱